位置:宿迁生活网 > 宿迁房产 > 正文 >

16-20世纪滇池流域的乡村聚落与人地关系——以柴河三角洲为例

2021年09月15日 07:11来源:网络搜索手机版

韩国伦理道德电影百度影音,长乐漳港,都市法神

江西地名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地名资讯

关注

提要

本文选取滇池南缘的柴河三角洲为研究对象,试图在小尺度范围内复原明清以来柴河三角洲乡村聚落的发展、分布,并进一步揭示明清以降在人类活动加剧的背景下滇池流域的人地互动。研究发现,从明代中后期至清代,柴河三角洲在滇池水利开发、三角洲营田技术的运用以及南岸入滇河流自然沉积的共同作用下得以迅速沉积,最终形成于18世纪。聚落随着三角洲的沉积不断向滇池岸边拓展。受到土地开发过程和土壤肥力分布等因素的影响,聚落分布的密度则从三角洲上部到底端逐渐递减。

滇池 柴河三角洲 乡村聚落 人地关系

以滇池流域为中心的滇中湖盆区由于区位条件优越,历来是云南高原上人口集中分布的经济发达区域,人类活动与地区环境之间的互动尤为明显,探讨历史上尤其是明清以来高原湖盆区的人地关系对解读云南历史与环境具有重要意义。以相对优良水土等自然条件为盛的高原湖泊盆地,是高原人类聚居和活动的主要区域,人地活动往往在湖滨及河流三角洲等中小尺度区域内较为频繁和密集,故而具有丰富的研究对象。

聚落作为地表人文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分布、发展及形态反映了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之间的综合关系,是显示人地关系及其演变的理想指标。针对历史聚落地理的相关研究,目前学界已取得不少成果:尹钧科、孙冬虎、王建革、王庆成、黄忠怀、郑微微等都对华北平原不同地区的乡村聚落的形成和发展、分布进行了深入探讨;陈桥驿、滨岛敦俊解析了江南的聚落;张伟然、张晓虹、韩茂莉、鲁西奇等分别对长江中游、黄土高原、西辽河流域的历史聚落进行了讨论。检阅已有成果,不难发现,历史聚落的研究以资料丰富的华北为盛,江南、长江中游地区、黄土高原乃至西辽河流域亦成果颇丰,但殊少涉及地形、生态复杂多样的云贵高原,相关研究仅于希贤和杨伟兵在研究中有所述及。上述研究主要通过文献分析、地名考证或者GIS等方法复原历史时期的聚落发展与分布,其研究对象集中在某一省、某个平原或河流流域的大尺度范围内,缺乏对小尺度区域内乡村聚落的细致探讨。

本文选取滇池南缘的柴河三角洲为研究对象,通过对明清以来柴河三角洲乡村聚落的发展、分布以及聚落形态的分析,以期对历史聚落地理以及明清以降云贵高原人地关系的相关研究有所裨益。

一 柴河三角洲的形成

柴河是滇池湖盆中的第二大河,源出盆地东南部与澄江盆地之间的界山,其上游分东、西两支,二源流出谷地后坡降减少,流速降低,水流分散,动能减弱,其所挟带的泥沙于海宝山以西牛恋山以北沉积成一片开阔肥沃的扇形三角洲。今以晋宁县新街区为中心的柴河三角洲是一个年轻的湖滨三角洲,其主体部分的沉积不过是近300余年来的事情而已。现代地理学认为,三角洲的形成需满足三个基本条件:一是大量的河流冲积物;二是受水盆地水深较浅,便于泥沙沉积;三是没有强大的波浪将河流冲积物带走。明清以来历次人工干预滇池水位的活动,使得原本低浅的湖盆逐步裸露,承接河流上游挟带的泥沙,使之沉积下来,为滨湖地带三角洲的生长提供了基础。

元明清时代,滇池流域乃至整个云南省水利建设的重心莫过于海口河的疏浚。位于西南角的海口河是滇池唯一的出水口,“其谓之口者,以其源大而流细,若咽喉然。海口淤则上流不通,夏水盛则会城必漫”。海口河的通塞与否直接关系到省会昆明城的安危以及周边呈贡、晋宁、昆阳诸州县农业生产、生活的安全。根据目前已知的史料记载,针对滇池出水口的大规模疏浚排水工程始于元至元十二年(1275年),赛典赤派张立道开挖海口河,修筑石龙坝,从此拉开了人力干预滇池水位的帷幕。此后直至元亡的一百余年中,再无大规模疏浚海口河之记载。明初云南平定,沐英驻镇云南,移民屯垦,兴修水利,于洪武十五年(1382年)疏浚海口河,扩大滇池出流,垦田97万亩。此后近两百年间,史料中未出现疏浚海口河的记载。然而弘治十五年(1502)云南巡抚陈金组织大规模疏浚海口河以后,滇池海口疏浚的频率由原来的一两百年一次缩短至一二十年一次。历次见于记载的疏浚工程及其成效,如表1所示。

本文地址:http://www.sqhuatong.com/suqianfangchan/2439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